苡岚

这里苡岚!

嘉德罗斯生日快乐呀!

【世间无人拥有比您更璀璨的亮光,我愿俯首称臣待你加冕为王】
【无论是否加冕,你永远是我们的王】
【我将奋战到死亡,今后的世界谁敢称王】
【我愿以你为王,以你为神,以你为信仰】
【在初晓将近之际,您的身影将临驾于一切光辉之上】
【齐天笑,万佛朗,大罗神光通天晓! 金发睚眦仇必报,傲视天地吾为王】
【大罗神通闪光,所到之处称王】
【无限神通,星辰为你加冕,天地任你肆虐,你,是世间独一的王】
【他踏破宇宙的平和,腾燃淬炼渣滓的圣火】

#嘉德罗斯,生日快乐!#

嘉德罗斯!生日快乐!我爱你———!!!!

#美好的嘉桃小甜饼
【苡岚!永远!爱!嘉德罗斯!】

今天的桃瑞丝有些反常——她一直很喜欢坐在客厅没事就拼凑机甲,但今天却悄悄地,躲在书房里不知道捣扡什么。

嘉德罗斯刚拿了外卖,是几个大汉堡,觉得桃瑞丝太奇怪了,想要进房去看看她在干什么。

门被反锁了。

浓眉紧皱,嘉德罗斯隐隐觉得要发生什么大事。转身将汉堡放在餐桌上放好,再回到房门前大力拍打。

“喂!渣渣!你给我出来!”

没有回应。一点响声都没有,嘉德罗斯扯了扯围巾,心情有些烦躁。

“喂!你是虫子么一点动静都没有!蝼蚁还会挪窝呢!”

以往桃瑞丝是听见了这种话是会直接选择和嘉德罗斯打一架的。今天却没有任何反应。

嘉德罗斯心中突然紧张起来。太反常了。

“桃瑞丝?渣渣?”
“人呢?”
“喂!桃瑞丝!!”
“喂…”
…………

汉堡都已经凉了。嘉德罗斯抄起大罗神通棍对着房门直接一砸。尘土飞扬。

“桃…桃瑞丝?”

“嘉德罗斯你有病啊!!!!”

金发的少年愣住了——眼前的女孩子明显精心装扮了自己,正捧着一个塌了的蛋糕。

一双异瞳中明显带着生气,像是能喷出火来。嘉德罗斯正愣着神,却被桃瑞丝揪住了围巾。

“你个臭家伙,从前一个小时就一直拍门拍门拍门,骂谁骂那么难听呢?嗯?!”

嘉德罗斯下意识把星星脸贴摁了摁。

桃瑞丝气得脸颊绯红,辛苦了那么久的结果却突然全毁了,双眸直瞪着嘉德罗斯。恨不得生吞活剥了他。

“喂,你干什么呢。”

嘉德罗斯撇撇嘴,心底倒是泛起一丝愧疚。不过桃瑞丝生气的时候也挺可爱的?

桃瑞丝没好气地撇他一眼,指指那坨蛋糕。

“生日快乐,嘉德罗斯。”

又顿了顿。

“不过我的礼物已经被你毁了。”

生日么?也许是人造的,又或许是无人告知,嘉德罗斯自己都不清楚自己的生日。不过这种东西有什么好庆祝的?多此一举……但…

看着桃瑞丝气鼓鼓而又沮丧的样子,嘉德罗斯突然觉得每年真的很有必要过生日了!

牵起桃瑞丝的手往屋外拉。

“走吧,我们出去过。我请客!”

桃瑞丝又瞪了嘉德罗斯一眼。

“我心疼我做的蛋糕啊喂!!”

“谁知道能不能吃。”

“嘉德罗斯!!!!!!!!!”

大家好。我是蓝廷夫人!😭一眼心动你懂吗!!!爱!一见钟情!!我爱他!qaq

还好有“巧合”让我们没有错过彼此-

轰百小甜饼
#轰百真好吃qwq
#顺便一些胜茶和常梅雨

梅雨一直觉得轰焦冻和八百百有戏。只是二人不自知。话说班上最不可思议的爆豪同学和小丽日都已经在一起了,但是那两人一直都没多少进展。“小常暗,他们可真是奇怪啊,kero”常暗牵着蛙吹梅雨的手,淡淡地嗯了一声。
于是梅雨决定撮合一下他们俩。
次日,梅雨找到了八百万:“八百百,你觉得轰同学怎么样?”开门见山。八百万立刻理解了梅雨酱的意思,瞬间红了脸:“我...我很喜欢他...轰同学人很好,很温柔.....”
梅雨轻轻一笑:“那八百百为什么不考虑一下去向轰同学表达心意呢?Kero”八百万急忙摆手,连着说了好几个“我不行的!”

现在八百万回想起来觉得也太巧了吧....轰刚好就走过来听见了,还跟自己表了白......转头看着环着自己的轰,觉得还好有那次的“巧合”,没让自己错过他!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话说是第一次写小英雄的同人!ooc属于我!

嘉桃文 下雪了,你才来 正文第十一章


#嘉桃文注意避雷
#ooc慎入
安莉洁为桃瑞丝端了一杯咖啡,摆在案桌上。她们从小一起长大,即使桃瑞丝没有显露出悲伤的情绪来,但她知道桃瑞丝心里一定比谁都难过。

桃瑞丝知道,自己不能哭,不能被打倒!菱,一定没有死!

月朗星稀夜美时,却众人无安眠。

桃瑞丝做了一个梦,梦到她回到了儿时天真快乐的时候,一切都那么完美,母亲还许诺她来年春天带她去桃林,夏天去海边玩。突然场景就转换为母亲被施刑的时候,恐惧,绝望,无助,悲伤都是那么真实,将小小的自己包围吞噬。被父亲捂住了嘴,发不出声,拼命挣扎也无济于事,只能呜咽着,泪水纵横。从此世界只剩下了黑白和母亲最爱的红蓝。

梦境太过于真实,即使在睡梦中心脏依旧一抽一抽地疼。快,快醒过来!不....不要!

刽子手手起刀落,利落快速,鲜艳的血在半空中划出一道优美的弧度。母亲的头颅就这么滚落至自己的脚边,鲜血沾染到了裙摆,双眼瞪得很大,直勾勾地盯着自己。勃颈处断的干净,切得很平整。红色充斥着视线。铺天盖地的红色。

母....母亲?身体脱力不再挣扎,也忘记了哭喊,重重地跪地在地上,几滴眼泪落在了母亲白色的头发上,再流淌到地上。

纷纷扬扬的大雪停了,太阳出来了,洒在在场每一个人脸上,身上,但仍旧无法照亮人内心的阴霾。桃瑞丝突然起身朝家跑走,任何人都没能拦住她。

年幼的桃瑞丝多么想,非常非常想立刻动用元力亲手宰了那帮人,尽管她可以,但是她知道不能那样做——她要复仇,但是也要为母亲洗刷冤屈,名正言顺的,手刃了那些凶手!

画面又一转,她又梦到了菱那遍体鳞伤的样子.....

黑暗中,桃瑞丝突然坐起,睁开双眸,异瞳竟都变为了红色,泛着诡异的红光。黑白的头发略有些凌乱,月光冷幽,显得她诡谲恐怖。桃瑞丝神色显得异常痛苦,双手抱着头,清泪夺眶而出。

“为什么....为什么这些事情都落到了我的头上....为什么.....”

暗处,神近耀沉默地看着。他一言不发,盯着桃瑞丝的红眸看了许久,才转身飞速离去。

这个世界本就是不公平的,为什么?那就去问问捉摸不定的创世神啊......

太阳初升,桃瑞丝已经穿好了衣服,刚洗漱完。她从一个锦盒里找到了母亲送给她的一对发饰,有红蓝装饰的一对发圈。素手轻轻扎起头顶两侧的头发,这是以前母亲经常给她扎的发型,母亲说过她这样最可爱了。

“母亲...你看女儿,最....可爱了.....”

安莉洁准时敲向了桃瑞丝的房门。开了门,桃瑞丝招呼安莉洁坐下。安莉洁抬眼便看见了桃瑞丝的发饰,心中暗暗叹了口气,终是没说什么。

“小桃,现在你有什么计划?”安莉洁抿了一口桃瑞丝倒的茶。“嗯....雷德有些不对劲?”

“的确,他是改造人计划的失败品,出了意外有了自我意识,正好分配给嘉德罗斯所以没有被处理掉,昨日...他...不知发生了何事,现在应该又重新被皇室控制,我看得出来,自我意识正在逐渐消失。不得不说,皇室也太过残忍了一些....”

安莉洁一番话让桃瑞丝大惊失色:“皇室何时掌握了能控制让有自主意识的人的技术?我记得他们只会一次改造啊!”安莉洁神情突然严肃起来:“看来皇室隐藏的很深呐。”桃瑞丝也一脸沉重,摇了摇头:“一定有什么人在幕后指导。”桃瑞丝顿了顿,又忽的想起什么:“那如果菱儿在他们手上.....”二人皆是忧色忡忡。

气氛突然一片沉寂。

门口传来敲门声。二人立刻噤了声。

嘉桃文 下雪了,你才来 正文第十章

#嘉桃文注意避雷
#ooc慎入
桃瑞丝和安莉洁回到寝殿时,都松了口气,实力已经解封,就期待菱苏醒过来了!一夜好眠。

而第二天,老圣空星王就匆匆忙忙召集圣空星的子民们举办封授仪式,还特意向桃瑞丝下了请帖,让她务必参加。桃瑞丝无奈,这老家伙就这么迫不及待?

安莉洁早已换上了一身隆重的礼服,洁白拖地的长裙,薄纱层层随着微风缓缓摆动,淡雅而又不失端庄,若清风托和着茉莉,芙蓉自水而出,清香扑鼻。一贯散下的冰蓝长发扎起了温婉的麻花辫,头发上的柠檬仍旧不愿取下。

桃瑞丝正欣赏着美人,门却被推开——神近耀。一身白色西装倒是很符合他清冷的性格。桃瑞丝眼中颇有惊喜,不想这个哑巴忍者竟也是很帅,但当神近耀走到安莉洁旁边,眼神就染上了几分玩味,几分暧昧。

安莉洁脸颊微微泛红,只当做没看到,柔声让神近耀在门外等她。桃瑞丝已经换好了衣服,正对着一头长发束手无策,忍不住开口调戏安莉洁:“哟,我亲爱的小柠檬,今日....这般大方承认你和神近耀的关系了?”桃瑞丝对于自己的长发已经是无话可说,太长了不好打理,干脆扎个马尾辫,倒是与身上的黑白礼服相配。

安莉洁脸愈发红了,道:“嗯,反正也不会有人在意我这个圣女的啦......”声音很小,却惹得桃瑞丝眉眼弯弯,好看的眼眸充满了笑意。“好了好了,赶紧出发吧,早点结束去看看菱儿怎样了。”安莉洁轻轻摸了摸头,“嗯。”

神近耀已经准备好了载具,立刻带着两人往封授仪式地点驶去。

三人到了地点,刚出了载具就立刻吸引了在场无数人的目光,雷德和嘉德罗斯也不例外。雷德直接看直了眼,他穿的是沉稳的黑色西装,可仍旧被他传出了轻挑风流的样子,雷德一见着神近耀,满脑子就只想离他远点。

嘉德罗斯倒是很惊艳,以往从没有仔细看过桃瑞丝,这次她精心打扮下来让他突然有些后悔以前没有多看看她的脸,即使只是略施粉黛,依旧艳压群芳,碾压浓妆艳抹的一众贵夫人,小姐。

话说肖恩也是参加了的,茫茫人海中一眼就看见了桃瑞丝,推开了周围的人流就冲着桃瑞丝去——美丽的小姐失了皇位不知该如何难过!在下必然要安慰一番的!但是真当走到了桃瑞丝面前,想张口却又说不出什么话来,半天只憋出来一句话:“桃瑞丝殿下,您....您今天美极了。”桃瑞丝微微一笑,肖恩便突然觉得秋风醉人,这便是一见钟情了吗!

但桃瑞丝其实只觉得这护国将军竟意外的可爱,但也只是心中淡淡的念头,没有多想。

不远处,今日话题的中心,穿着正装,红色斗篷,视线仿佛黏在黑白礼服的女生身上了,他自己也很疑惑,但看到她和别人笑语晏晏,就是高兴不起来。

黑色五角星的印记都快跳起来打他了。

雷德只能摇头,再摇头。我的老大,情商负数。

热闹的广场人山人海,仿佛整个圣空星都来参加了这场盛宴,然而,一个黑袍人却悄无声息地出现在菱修养的木屋前,见四下无人于是推门而入。

他做了什么,无人知晓。

桃瑞丝和安莉洁总觉得有什么事不对劲,看着嘉德罗斯红斗篷飞杨,登上神坛,不安的感觉愈发强烈,那种焦躁的感觉几乎要撞碎两人的心脏。但碍于场合不允许,只得耐着性子端坐着。面上毫不显露。

大概是因为那股不安,桃瑞丝全程一脸严肃冷静,周身气压有些压抑,但外人看来却是霸气侧漏,让周围围观者觉得她没做成女王可惜了。

嘉德罗斯成功被受封为圣空星继承人。但是众人却被老圣空星王留下,美名其曰“办庆功宴,以及迎接贵客。”

所谓贵客.....“各位,姐,玳瑁星艾比,我弟弟埃米。”“在下安迷修。”桃瑞丝只看到两个鲜艳的小问号,摇头晃脑的。她突然想起,玳瑁星姐弟,这两位继承人怎的来了圣空星?还有一位...骑士?

安莉洁微笑着偏头对桃瑞丝说:“是有名的双剑骑士,安迷修呢!”桃瑞丝刚好偏头看到肖恩正尴尬地躲躲藏藏,而安迷修正往人群里探视,像在寻找着谁。事情似乎越来越微妙了。

不知道老圣空星王怎么想的,竟然让嘉德罗斯独自控场,招待贵客,自己则匆匆赶回皇宫。雷德收到嘉德罗斯的眼神,立刻跟上。

肖恩也悄然消失在人群之中。

安莉洁突然问起了玛格丽特去哪了,神近耀握起安莉洁的手,在她手心里写下三个字——被罚了。一旁桃瑞丝不忍直视,避开了视线,暗骂一声虐狗。

雷德从未发现皇宫这么弯弯绕绕,也从不知道老圣空星王竟还有一个神秘幕后!他急忙伏在窗外,专注心神窃听二人谈话。大概是太骇人,雷德几乎是用手拼命堵住嘴巴才没让自己发出声音来,但,世事难料。

玛格丽特正好受罚结束,赶紧梳妆打扮一番抄小路赶往嘉德罗斯的封授仪式,哪知巧遇了奇怪的雷德。“哎?雷德?你怎么在这儿?你不应该在嘉德罗斯大人身边吗?”

雷德真想立刻掐死这个女人。

他容易吗他!!!!!!

果不其然,屋内的谈论声消失了。

“你在干什么啊!”玛格丽特受了罚正不高兴,见雷德还不搭理她,当然十分不满,借机发泄。

雷德淡淡地瞟了她一眼。以极快的速度跑走了。先不管玛格丽特了,报告老大要紧啊!

没走多远,雷德突然停下,突然手脚不受控制,尽管极力反抗这股无形的压制,依旧无济于事。“扑通”一下,雷德应声跪下。意识混沌,对于身旁的人说了什么,做了什么,丝毫不知,只觉得大脑钝痛,一切都不受控制。

良久,雷德回到席上,嘉德罗斯抬眼看他,他都下意识地摇头示意无事。嘉德罗斯是绝对信任雷德的。

雷德的异样自然逃不过安莉洁的眼睛,她悄声对神近耀和桃瑞丝说:“应该又出事情了,赶紧退场去看看菱儿那边有没有什么情况!”神近耀立刻掠入黑暗,冲向菱的木屋。

不久,神近耀就回来了——菱不见了。

桃瑞丝立刻慌了神。

周围歌舞升平,无人发觉暗处危机四伏。

等三人一同赶到现场,屋内只剩一小摊血迹,已经确认是菱的了。桃瑞丝眸中瞬间泪花晶莹,但很快又收了回去,只是微微泛红,其他无多异样。板着脸思索着什么。

安莉洁知道桃瑞丝是越危机越淡定,但是她不是啊,没有忍住,转身埋在神近耀怀中小声呜咽。神近耀抬手摸了摸安莉洁的后脑,眯了眯眼。

嘉德罗斯竟也到了,见到血迹,又看到哭泣的安莉洁,皱了皱眉,正想开口,却被桃瑞丝打断:“嘉德罗斯大人,我今日没时间陪您打架,不过,若是您的手下雷德知道些什么,我倒是还有点时间洗耳恭听。”语气尊敬却又嘲讽而疏离。嘉德罗斯眉头皱的更深了,直接看向了雷德。

雷德脑中依旧混沌,只摇了摇头。桃瑞丝不怒反笑:“无妨,等雷德阁下想起来再说也可以,不过最好,别在皇宫内找到我的挚友呢。”桃瑞丝抬手挑断了发绳,黑白长发随风飘散开,美不胜收。嘉德罗斯眉毛快拧到一起去了。

张扬离开。雷德突然上前,俯身盯着那一小滩血迹,若有所思。嘉德罗斯的眉毛彻底拧到了一起。

秋日下午,凉风飒飒,直接吹入了桃瑞丝心底,一片凄凉。新仇旧恨,该结账了。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救命啊我没有准备好没准备好呜呜呜呜呜

嘉桃文 下雪了,你才来 正文第九章

#嘉桃文注意避雷
#ooc慎入
要知道,哪怕强大如嘉德罗斯,也有浪崩的时候。

似乎是觉得老圣空星王在上头笑得太假,又或许是看腻了红酒杯一直晃啊晃的,总之,嘉德罗斯不仅皱起了眉头,还开了口:“所以,今日究竟前来所为何事?父王莫不是只是想请各位吃顿晚饭?”金眸突然转向高高在上的那人,没有下座行礼,只是懒洋洋地斜睨着王。

奈何老圣空星王没有办法,微微扶额,暂时容忍了嘉德罗斯的无礼,
略微沉重地开口:“各位,今日晚宴吾有要事宣布。”

一霎时,整个大殿都安静下来。

众人纷纷停下自己手中的事情,恭敬地等待老圣空星王接下来要宣布的消息。

嘉德罗斯手中的红酒猛地洒了出来。

老圣空星王见到嘉德罗斯都看了过来,顿了顿,继续开口到:“是这样的,吾现有一子,嘉德罗斯,吾今晚正式宣布,吾的继承人就是,嘉德罗斯!”老圣空星王就担心有人会横插一脚,不带停顿地说完,

嘉德罗斯挑了挑眉,抬眼看向桃瑞丝,如果他没记错,这王位,本应该是她的。

但桃瑞丝却看不出丝毫异常,依旧笑语晏晏,还随着众人一起高喊“吾王英明”。桃瑞丝不是很在乎王位的归属,但她很反感老东西的出尔反尔和刻意地宣告地位。

嘉德罗斯顿觉没戏看,继续懒洋洋地靠在椅背上,静静地看着周围人精彩缤纷的脸色。嘴角微勾,染上对这一切的不屑。

安莉洁略有担忧地看向桃瑞丝——嘉德罗斯的突然诞生必然给她的计划带来了很多变数和困难,但是更令人担忧的,是圣空星皇室的深藏不漏!

可那异瞳少女分明毫不慌乱,似乎早有意料。

唯有红色的瞳色更深了几分。

雷德一听这消息便知不好,立刻抬头盯着对面两位少女的神色,飘忽不定,她们倒是淡定....但是.....老将军目光却阴沉无比。不仅老将军,肖恩和一众武将脸色都不见得好。

老圣空星王对于桃瑞丝等人的镇静也颇有疑虑,借着时间不早匆匆结束了晚宴。

桃瑞丝挽着安莉洁回了寝殿。两位少女遣退了女佣,手脚麻利的换上简便的衣服,从窗户离开。

没关好的窗户被晚风吹得在空中晃来晃去,发出“吱呀——”的声音。月光洒在圣空星上,皎洁明亮,却照不到那些角角落落,留下一片片黑暗。

在一个庭院的小木屋内,桃瑞丝紧紧攥着菱的手,由安莉洁布下冰封结界,手执黑剑,解除了菱的实力的封印。但两人专心应对菱的情况,不曾察觉木屋外的一个矮小的人正目睹着这一切,直到解封结束,才悄然离去。

夜色到成为了掩盖腥风血雨发生的帮凶。

一间小书房中,老圣空星王听到密探来报,不禁大笑:“哈哈哈哈,这桃瑞丝,终于让吾能反击一回了!不知她得知好友叛变,会是如何心情!好好好,下去领赏吧!”那人谦卑的应了一声,低着头退了出去。

老圣空星王这才转身,对着一直站在屏风后的人微微低头,话语中不失崇敬:“大人,可以实施计划了!”

“明日即可。”

你死我活,生死决斗,此时正悄然拉开序幕。

祝雷德天使生日快乐qwq

雷德小天使生日快乐!
雷德今天有些心不在焉。
今天是他的生日,本来应该皆大欢喜的日子,却显得太平淡了一点——到现在没有一个人送他生日祝福!雷德虽然不是特别在意这些,但是难免还是有些挫败:
老大和桃瑞丝又不知道去哪玩(划掉)打架了。祖玛也不在,估计是跟着老大走了。T天使和Z天使拉了丹尼尔大人出去玩了吧。雷狮海盗团今天也格外安静,好像还在睡觉?安迷修和那两个小问号也许很忙,想打招呼却只留下三个背影和蓝色问号的一声惨叫。菱大概是去磨剑了,也只有剑能让她守在房间里不出门。凯莉和安莉洁是在逛街吧,在礼品店见到过她们一面。金和紫堂幻还有格瑞也悄咪咪地躲在哪里玩。
啊——人生太失败了!
雷德决定放弃在街上闲逛,打算去老大的房间“探险”。(讲真雷德你这么作死好吗?)他刚转头,随手折了一根狗尾巴草,衔在嘴里,两手十指交叉置于脑后,悠哉悠哉。
才走了不远,T天使突然一鞭子扫过来,雷德怵地抬头:“我的妈呀!美丽的T小姐,你是要谋杀哇啊啊啊啊!”但T天使没有其他动作,淡淡地朝他一笑,Z天使却突然出现,幽幽地盯着雷德。红色的头发翘立在雷德脑后,此刻也猛地抖了两下。白发的Z天使才慢慢张口:“走,跟我们来。”雷德缩了缩脑袋,怂巴巴地跟着,还不忘嘀嘀咕咕:“天呐,我生日还要遭罪......造孽啊.......啊........”
雷德越走越心惊——我的个娘哎!去哪不好偏要带我来菱的房间!还嫌我今天不够倒霉吗!!!雷德轻轻地戳了戳T天使:“我可以,选择不.......”Z天使转过头,轻飘飘地看了雷德一眼。“怎么了?”T天使不知道发生了什么。
“没,没什么!”
雷德觉得自己不是一般的挫败了。
太——惨——了!
但是雷德很快冷静下来,细细想着今天的不对劲.....啊!他们是不是其实想给我一个惊喜呢?雷德越想越觉得这个猜想十分正确!他有点兴奋!甚至脚步轻快起来了,心情美丽无比!
T天使和Z天使有些不解——他是不是脑子出了点问题?但他们没多想,很快菱的房间就到了。雷德兴冲冲地上前一步推开了门。
雷德进了门就东找找西看看,T天使和Z天使拦都拦不住。这下雷德有些疑惑了——啥惊喜都没有啊!但他招惹来了提着剑的菱。
黑发少女一脸阴沉,黑着脸盯着他。雷德头上直冒冷汗,但勉强扯出一个夸张的笑:“啊哈哈哈哈哈,今天天气真好啊!哎好巧啊菱!哎呀!我走错房间了!我现在就走哈哈哈哈哈......”
菱只是瞪着他,还丢给他一把黑剑:“去磨剑。”转身走了。
雷德抱着剑站在原地:“哎?”
他刚转头发现两位天使也走了:“哎?”
“哎哎哎哎哎——!”音落惊飞鸟。
——其实真的没人记得他的生日。准确来说是没人知道。
雷德磨完剑垂头丧气地回到房间。忽然门外传来敲门声——是祖玛!雷德超级开心就差点没给她留下眼泪了,当场就跪地上紧紧抱住祖玛的大腿死不撒手:“呜呜呜呜呜祖玛!还是你好呜呜呜....今天我生日就你还记得呜呜呜.....”“今天你生日?”桃瑞丝突然从祖玛身后探出头来。雷德一抬头就发现老大也在。三个人就这么低着头看着他,让雷德默默松开了祖玛的腿。“哎哎,雷德,走走走,我请你去吃顿好的!生日怎么能那么丧!”
雷德抬起头,一把鼻涕一把泪地,膝盖还没离地就冲着桃瑞丝扑过去,双手刚要抱住桃瑞丝的大腿,头顶一道声音冷不丁地劈下来:“雷,德。”
那双刚伸出去的手就立刻收了回来。
虽然在最后那顿饭和蛋糕还是不错的,虽然有些心惊胆战——老大视线有些吓人啊!
雷德却还是心满意足的!
但是事实证明——大家真的忘记了雷德的生日。不过后来都补上了礼物呀!还有,雷德发誓以后不让菱送他礼物——那是个什么东西啊!黑乎乎的还会动!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猜猜菱送了什么。(苡岚赶上了啊!嘿嘿嘿)

嘉桃文 下雪了你才来 正文第八章


#嘉桃文注意避雷
#ooc慎入

桃瑞丝感受到父亲的安慰,暂时安分下来,心中却仍惴惴不安——菱的剑在安莉洁那儿,若是菱出了事......她将没有丝毫的实力以自保!

早在桃瑞丝救下菱时,为了以防菱依仗实力强而惹是生非,造成许多祸端,几人便协商封印了菱的实力,而那实力封印,就在黑剑之中。

执黑剑,风起云涌,闯天下而无阻。离黑剑,相去人远,阙只相思于伊。

木屋内。安莉洁眼睛泛红,但嘴角依旧挂着笑容。怎么看都是那样天真懵懂,无害。但少女抬手间,玛格丽特犹如心脏都被冰冻住了一般,难以呼吸,鼻息间那一丝微弱的氧气,此刻无比珍贵。玛格丽特一瞬间脸上又红又白,好不精彩。

雷德暗暗握紧了门框。就算他也不忿玛格丽特的行为,但是他不得不......出声站在安莉洁的对立面。安莉洁歪了歪头欧,似笑非笑地看着眼前的红发男子,“唔....嘉德罗斯殿下的跟班哎,那就是一丘之貉喽?”雷德嘴角微抽,生怕安莉洁对自己做什么。“呐呐,我无法对你们做出什么的,雷德先生。”安莉洁一字一顿,咬得特别重。

在场之人谁不明白,圣空星,是个吃人的地方。实力顶多只是个名头,地位权利,才是主导者。雷德也知道,但他很不喜欢,身侧的拳头紧紧握着,都爆出了青筋。安莉洁依旧在笑,但却像是嘲笑。

蓝发少女低头似乎在安抚怀中的黑发女生,又倔强的撑着自己摇晃的身体,吃力地抱起菱,朝门外走去。

神近耀想帮忙。安莉洁推开了他的手:“耀,我自己来。”少女声音发颤。神近耀看着安莉洁的衣裙被染红,身躯娇小却费力地抱着一个比她高大许多的人,眉头紧紧皱在一起,蓦然转头看了一眼雷德和玛格丽特。

雷德无奈,嫌弃的伸手扶玛格丽特。玛格丽特大口大口呼吸着新鲜空气,微微抬头瞥了雷德一眼。满眼不忿,却与内疚交杂。

谁不可怜呢,但都可恨。

安莉洁将菱带回了她隐居的小屋。菱的衣服已经与血肉都交杂在一起,整个身体满是血迹和伤口。安莉洁忍了许久的眼泪此刻全都滴落下来。神近耀走进屋子拍了拍安莉洁的肩膀,以示安慰。

安莉洁找来一只剪子,小心翼翼地剪掉伤口周围的衣服,一块块浸满血迹的布片落在安莉洁脚边。神近耀看了都微有些心惊。安莉洁心底一片凉意。玛格丽特,此举是否有嘉德罗斯的意思呢?

安莉洁大致处理了一下菱的伤势。她仍然昏迷不醒。神近耀在看护她。安莉洁换了一条干净的裙子,整理了一下才回到大殿之上。雷德已经在嘉德罗斯身边了。看样子雷德并没有告诉嘉德罗斯这件事。安莉洁青绿色的眼眸直直地盯着雷德。

雷德总觉得那眼神暗含深意。心虚地挪开了视线。安莉洁冷笑。

嘉德罗斯见到安莉洁回来这幅样子,就知道雷德肯定瞒了他什么事。金眸流连,红酒轻晃,对面异瞳少女正偏着头着急的询问着身边人一些什么事情。总之那群蝼蚁叽叽喳喳的什么事情,与本王无关。仰头一杯红酒入喉,却索然无味。对面的桃瑞丝的眼神,是.....厌恶?

春日易冷,切莫靠近那个两种发色的少女哟!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唉嘿嘿嘿嘿………

嘉桃文 下雪了你才来 正文第七章

#ooc慎入
#嘉桃文 邪教很多 注意避雷
#杠精退散 KY退散 妖魔鬼怪退散-

重回大殿时,嘉德罗斯已经坐在他的座位上,桃瑞丝看了他一眼,便与安莉洁入座。

嘉德罗斯轻晃着手中的酒杯,似是自嘲又似是在嘲讽别人,唇角微勾,眉头轻挑。他从上次初遇桃瑞丝时就觉得自己很奇怪了,那个叫桃瑞丝的少女,身上是有什么能吸引别人的宝物吗?自己总是不由自主地向她看。

雷德眼观鼻鼻观心。

老大你怎么就不能把实力匀给情商一点呢!!!!

桃瑞丝看着大殿众人。“父亲大人,那个刚升职的将军呢?”“去值班了。”“玛格丽特呢?”“去打理嘉德罗斯殿下的琐事了。”桃瑞丝问完突然发现菱不在。“菱儿呢?”“被玛格丽特带走了。”桃瑞丝突然慌张,菱会不会出事?她又偏头面向恢复傻傻呆呆的安莉洁“菱儿被玛格丽特带走了!”
安莉洁明白了桃瑞丝的意思,立刻起身离开宴会现场。

嘉德罗斯看见后皱皱眉,她又怎么了?

雷德识趣地追了出去。暗处也有一道身影掠出大殿。

老圣空星王刚想拦住,这群孩子进进出出,太胡闹了!却发现雷德也出去了,想必是嘉德罗斯的意思,便收回了手。

女佣宿舍内。

玛格丽特看着眼前的菱,比自己高出半个头,一副平静冷漠的样子,看见她这样就恼火,拿了只衣架就敲向她的膝盖。

菱疼得皱紧眉头,但仍一声不吭。玛格丽特见状更加生气,抡起衣架再次重重的敲向菱的膝盖。

“砰”菱一下子跪在地上,膝盖处流血且肿了一大块。玛格丽特仍觉得不解气,看见菱咬破嘴唇也不愿开口求饶,突然冷笑。抄起一旁的木棍,抽在菱的身上,每一下都及其用力,没过多久菱身上就满是血痕。但仍然不求饶,不发声。

“呵,忠诚?桃瑞丝和安莉洁?敢对嘉德罗斯大人不敬?菱!记住了!你现在只是个,女、佣!”玛格丽下手一次比一次狠,她恨,恨桃瑞丝的身份,很桃瑞丝的美貌,恨桃瑞丝的天赋实力。为什么,为什么她就没有?为什么,桃瑞丝对嘉德罗斯大人那么不敬,嘉德罗斯大人都不愿意看自己一眼?明明.....明明....自己那么喜欢他!

“啊啊啊啊——!”玛格丽特眼眶通红,眼泪也汹涌而出,“菱,就算你以前多么尊贵,一国公主?现在你也,什么,都不是!”

“凭什么,凭什么桃瑞丝有那么多实力强,又衷心的朋友?凭什么她生来就高人一等?凭什么,嘉德罗斯大人不看我一眼.......”玛格丽特手中的棍子掉落,却已经沾满血迹,她看了一眼几乎成一个血人的菱,突然向后猛退了几步,看着自己的双手,不敢相信。“我...我做的?不,不是,不是不是不是....”

安莉洁弯弯绕绕终于找到了这件小屋子,直接推门进入,就发现奄奄一息的菱,立刻扑了上去“菱——!”

气温骤降,冰霜降临。玛格丽特刚滴落的眼泪凝结成冰,菱流淌的血瞬间凝固。

安莉洁抱着菱,抬头看了一眼玛格丽特,微微一笑“玛格丽特是吗?说,谁让你这么做的?”

......

大殿内,桃瑞丝瞬间感受到了安莉洁汹涌的气息,一定是菱出事了!纤细的素手抓着座位扶椅,关节逐渐泛白。老将军轻轻握了握她的手,以示安慰——他何尝不知女儿的担忧?可是,并不是事事都能顺如人意的。

对面的嘉德罗斯盯着桃瑞丝,思考着她在担心些什么。不过....女孩子着急生气的模样...倒是有几分可爱。

坐于王座之上的老圣空星王目光晦暗,不知在想些什么。

歌舞升平,欢声笑语。却气氛诡谲,人人面具下都藏着一把刀。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不敢打tag了都快