苡岚

这里苡岚!

散发嘉谁顶得住啊!!!!!!!!!脑子里什么都想象出来了(ni

更文越来越随意了????我好恨我什么时候也能写出甜甜的爱情😭

是不想解释的脑洞

马上就能放寒假了!!!


快乐爽文。】




凹凸大赛开始报名了。




桃瑞丝被迫报了名,确实是被迫。




所有人都以为她不愿参赛是不屑与竞争对手嘉德罗斯同场竞技,想趁嘉德罗斯参赛的这些日子把王位牢牢把握住。




只有桃瑞丝知道,她是因为不敢。




很嘲讽,当初她从不屑嘉德罗斯,到与他关系尚可,现在却是害怕,躲避,不愿提及。




所有人都不知道的是,就是那个黄发金瞳的少年,尚且稚嫩的脸上带着轻蔑的冷笑,手中黄黑交间的神通棍沾满鲜血,脚下尸体成堆。神情漠然地告诉她:“自不量力,渣渣。”




带着血腥味的冷风中止了她的回忆。




而如今她只想逃避一切关于他的事情,离他远远的,却被卑鄙的嘉德罗斯政派的人被迫参加了凹凸大赛…被迫再与嘉德罗斯交手。




在同一辆载具上,桃瑞丝选择闭目养神,眼不见为净。




或许在那天之前,他们的关系还可以用朋友来形容,而今只能算是猫与老鼠,猛虎与病狼。




嘉德罗斯见桃瑞丝沉默不语,也没有兴趣主动谈话。




他也很疑惑…分明之前关系有了进展,却一天之间…她视自己为仇敌。也不知怎的,她不再抢夺王位,开始主动渐渐淡出人们的视野。




这一点也不像她。




桃瑞丝应该是张扬的,恣意、骄傲夺目,众星捧月的。霸气如女王,高贵如公主的。




可以说,狂妄如嘉德罗斯,都并不否认他喜欢这样的桃瑞丝。她的个性,她的模样,她的一切他都喜欢。




尽管她开始避着他,疏远他。




嘉德罗斯也有骄傲,不属于桃瑞丝,更不会主动。




载具上的气氛很低沉。




终于,桃瑞丝开口了:“还没到么?”




少女眯着眼,由于长时间靠在座椅背上,头发微有些凌乱,即使很久的低调,仍旧抹不去她身上与生俱来的气势。




声音微哑,听得出来是睡了很久。




“快了。”




桃瑞丝一愣,嘉德罗斯的声音又仿佛将她拖回了那一天,也不做回答,立刻噤了声。




嘉德罗斯撇眉,也不再做声。




总算到了凹凸大厅,少女对于能再次踏上陆地,呼吸道新鲜空气表示愉悦。嘉德罗斯看着她领完元力技能伸懒腰的慵懒轻松的模样,抿了抿嘴。




丹尼尔漂浮在空中强调着赢家只有一个。




自此他们就成为真正的敌人了。




这样,也好。


元旦快乐哦!

一起跨年吗?




又一年将要过去。圣空星的街道上人们成群结队,张灯结彩,热闹非凡。




桃瑞丝或许也被这种欢闹的气氛感染,难得染上一丝笑意。再等一会儿就有跨年烟花秀了,据说这是圣空星最好看,最激动人心的一场烟花秀。




黑白发色的少女平时深居简出,严格来算,这还真是她第一次像普通人一样对一年的更迭怀揣着一点兴奋。




但她的只身一人与周围三五成群的活跃的人们还是格格不入。但桃瑞丝丝毫不在意,双手护着一杯热气腾腾的烧酒,和人群一起抬头仰望着繁星点点。




耳畔花街上各式商铺活动的叫卖声、喝彩声、说笑声此起彼伏。桃瑞丝也眉眼弯弯,微凉的晚风拂起缕缕发丝,黑发如墨,白发如雪,衬得中间一缕黄发明亮,与明星争光。




桃瑞丝将披风裹裹紧。她到底也不过是少女罢了,总还是会期待一切美好的事物,不是吗?只不过需要背负得更多。她也渴望过上自由自在没有拘束的生活。活得平凡快乐就好。




“喂!渣渣!”




一道不和谐的声音在身后不远处响起。桃瑞丝没有转身或者回头的意思。只是秀眉微撇,夜色中的异瞳中光芒大盛,好似盛满了星光璀璨,又似古潭深幽,令人一下深陷其中。




身后那人已经靠近。




“你怎么也来了?”




桃瑞丝依旧仰着头,象征性询问他。人群拥挤,使得两人紧紧挨在一起。金发明眸的少年,侧头看向身边美丽的少女,浓浓的夜色盖住了面颊泛红。




“我就是来了,又如何?”




嘉德罗斯嘴上依旧不饶人。桃瑞丝却轻嗤,嘴角若有若无的带起一丝弧度,目光却也由天上转向嘉德罗斯。也许喝了烧酒,也许面对着心上人,她的脸上也浮起红云。




嘉德罗斯挑了挑眉,看到她臂弯挂着的塑料袋里大约有好几个听装的烧酒罐,有空的也还有没开的。这是打算醉宿街头了?她何时贪酒了?




“居然还是个酒鬼。啧。”




“…马上就放烟花了。你要不要也来一罐?”




嘉德罗斯接过了桃瑞丝递过来的烧酒。清酒入喉,不烈,还带着丝丝甘甜,入肚后又暖暖的,倒是好酒。




桃瑞丝眯了眯眼,盯着他仰头喝酒。不知怎的,突然笑出声。很是开心的样子,使得嘉德罗斯再一次偏头奇怪的看她。




“我们竟也能有和平相处的一天。”




桃瑞丝说着,大概触及到伤心事了,眼眶带上了点红。嘉德罗斯手中的酒罐已经空了,握着罐子的手逐渐用力,似是要将铝制的罐子捏瘪。




“以后也会的。”




少年的声音很低。低到少女有些没听清,微醺的桃瑞丝歪头凑近他,一股属于她的淡淡的馨香扑进嘉德罗斯鼻腔。




“嗯?你说什么?”




“没什么。你离我远点。”




“啊…哦好。”




桃瑞丝把脖子缩回去,吐了吐舌头。嘉德罗斯紧绷的身子突然一松,叹了口气,看着桃瑞丝,不禁腹诽她所谓的女王范到底去哪里了?




突然空中几声巨响,几朵无比绚烂的烟花在浓浓的夜幕中绽放光芒,五光十色映在了每个人脸上,五彩缤纷。




浓墨重彩的天空照亮了黑暗。




“桃瑞丝。”




“嗯?”




“我爱你。”




“嗯…嗯嗯嗯???”




嘉德罗斯侧身伸手搂住桃瑞丝,低头便压向她的唇。唇齿相依间,他隐约听见怀中的少女支吾道




“我也爱你。”




跨年的钟声响起,这见证了他们的初拥,初吻,初恋,也是唯一的挚爱。


嘉德罗斯生日快乐呀!

【世间无人拥有比您更璀璨的亮光,我愿俯首称臣待你加冕为王】
【无论是否加冕,你永远是我们的王】
【我将奋战到死亡,今后的世界谁敢称王】
【我愿以你为王,以你为神,以你为信仰】
【在初晓将近之际,您的身影将临驾于一切光辉之上】
【齐天笑,万佛朗,大罗神光通天晓! 金发睚眦仇必报,傲视天地吾为王】
【大罗神通闪光,所到之处称王】
【无限神通,星辰为你加冕,天地任你肆虐,你,是世间独一的王】
【他踏破宇宙的平和,腾燃淬炼渣滓的圣火】

#嘉德罗斯,生日快乐!#

嘉德罗斯!生日快乐!我爱你———!!!!

#美好的嘉桃小甜饼
【苡岚!永远!爱!嘉德罗斯!】

今天的桃瑞丝有些反常——她一直很喜欢坐在客厅没事就拼凑机甲,但今天却悄悄地,躲在书房里不知道捣扡什么。

嘉德罗斯刚拿了外卖,是几个大汉堡,觉得桃瑞丝太奇怪了,想要进房去看看她在干什么。

门被反锁了。

浓眉紧皱,嘉德罗斯隐隐觉得要发生什么大事。转身将汉堡放在餐桌上放好,再回到房门前大力拍打。

“喂!渣渣!你给我出来!”

没有回应。一点响声都没有,嘉德罗斯扯了扯围巾,心情有些烦躁。

“喂!你是虫子么一点动静都没有!蝼蚁还会挪窝呢!”

以往桃瑞丝是听见了这种话是会直接选择和嘉德罗斯打一架的。今天却没有任何反应。

嘉德罗斯心中突然紧张起来。太反常了。

“桃瑞丝?渣渣?”
“人呢?”
“喂!桃瑞丝!!”
“喂…”
…………

汉堡都已经凉了。嘉德罗斯抄起大罗神通棍对着房门直接一砸。尘土飞扬。

“桃…桃瑞丝?”

“嘉德罗斯你有病啊!!!!”

金发的少年愣住了——眼前的女孩子明显精心装扮了自己,正捧着一个塌了的蛋糕。

一双异瞳中明显带着生气,像是能喷出火来。嘉德罗斯正愣着神,却被桃瑞丝揪住了围巾。

“你个臭家伙,从前一个小时就一直拍门拍门拍门,骂谁骂那么难听呢?嗯?!”

嘉德罗斯下意识把星星脸贴摁了摁。

桃瑞丝气得脸颊绯红,辛苦了那么久的结果却突然全毁了,双眸直瞪着嘉德罗斯。恨不得生吞活剥了他。

“喂,你干什么呢。”

嘉德罗斯撇撇嘴,心底倒是泛起一丝愧疚。不过桃瑞丝生气的时候也挺可爱的?

桃瑞丝没好气地撇他一眼,指指那坨蛋糕。

“生日快乐,嘉德罗斯。”

又顿了顿。

“不过我的礼物已经被你毁了。”

生日么?也许是人造的,又或许是无人告知,嘉德罗斯自己都不清楚自己的生日。不过这种东西有什么好庆祝的?多此一举……但…

看着桃瑞丝气鼓鼓而又沮丧的样子,嘉德罗斯突然觉得每年真的很有必要过生日了!

牵起桃瑞丝的手往屋外拉。

“走吧,我们出去过。我请客!”

桃瑞丝又瞪了嘉德罗斯一眼。

“我心疼我做的蛋糕啊喂!!”

“谁知道能不能吃。”

“嘉德罗斯!!!!!!!!!”

大家好。我是蓝廷夫人!😭一眼心动你懂吗!!!爱!一见钟情!!我爱他!qaq

愚人节快乐!

#ooc
#嘉桃

桃瑞丝突然扑过来揪着嘉德罗斯的围巾 特别生气:“嘉德罗斯!!!!”
嘉德罗斯被吼得微眯起了眼睛:“嗯?怎么了?”
桃瑞丝突然就流下了眼泪:“嘤嘤嘤嘤嘤,你欺负我!今天是情(yu)人节!你居然不送我礼物!连个巧克力都没有!”
嘉德罗斯暗道不好 他从来不把节日放在心上 于是以为今天真的是情人节 连忙帮桃瑞丝拭干了泪:“别哭别哭啊!”
转身叫来雷德 赶紧让他去把圣空星所有种类的巧克力都各买一些,急匆匆地给桃瑞丝
桃瑞丝突然笑了出来:“傻瓜 我那么喜欢你 怎么会因为这点小事怪你呢!”还不忘掐一把嘉德罗斯的小肉脸 开心地抱着一堆巧克力走了
嘉德罗斯愣在原地脸微微泛红
站在旁边看不下去的雷德突然戳了戳他:“老大……今天是…咳咳…愚人节…”
嘉德罗斯再傻也知道愚人节是什么样的节日 瞬间黑了脸 怒气腾腾地瞪了一眼雷德 雷德表示心好累
后来发生了什么雷德也不清楚
只知道嘉德罗斯找到了窝在某角落吃巧克力的桃瑞丝 一把抱走超寝殿走了 还拉上了窗帘关上门…